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和我滚过床单的女人
和我滚过床单的女人
当周未的电视在播放时,她乖乖地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看着。  「要不要看电视?」她看着电视说着。  「嗯?」一旁的他,专心的坐在沙发看着手上的杂志回答着。  她听见他的回答,不经意的看着沙发上的他发愣着,而他也似乎发觉什麽似的,停住了手上的报纸,轻轻挪了挪手上的杂志看着她。  而她也看着他,不语。  她轻柔地弓起身子,轻柔地走到他所坐的沙发旁坐下,对他神秘的笑着。  而他似乎还不明白身旁的她对他微笑,而用着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她。  不一会儿,她缓缓地向他靠近,然後用她的手臂轻轻厮磨着他的手臂,那种舒服的触感忽然令她感到呼吸有些急促着。  她叫着他名字,轻轻、柔柔地。  然後,她的嘴角边朝他漾出一股诱惑的微笑。  她伸出手,轻柔地抚着他的脸,然後她仍然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着。她缓缓的起身向他所坐的沙发走去,然後像只猫一样的伏在他的身上。  而他的双手则灵巧的环住她的腰。  「你变胖了呦。」他捏了捏她的腰说着。  她听见他的话之後,便嘟起嘴巴像个小孩淘气的笑着。  「哪有。」她娇嗔的说着。  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腰际开始游移,而她也随着他手的游移而跟着有节奏的摆动着,然後她俯身贴上他的胸膛,双手开始解开他身上的钮扣,轻柔地抚摸着男人身上的每一处肌肤。  她看着他的表情而微笑着。  「我…」她贴紧着他的胸膛看着他说着,而他只是微笑的看着她。  她开始贴近他的耳际,然後她轻咬着他的耳垂,更把自己身子往他的身上贴近,然後顺着他所替她脱下的衣服顺势滑下,露出光滑的肌肤及丰盈的双峰。她朝他更加往上挪移,然後伸出手臂环绕着他的脖子。  「我…好想要你…」她的喉咙发出一股慾望的声音。  他伸出手指,从她的耳垂下方开始往下滑着,然後顺着她上身的曲线缓慢地往她的胸部滑动着,然後在她的双尖上轻柔的划着圈圈。而她则是闭上双眼,用她身上的肌肤来感觉他手指的挪移。  他和她一样挑逗着彼此的感官。  她脱掉内衣及胸罩,然後整个人俯在他赤裸的胸膛上,她悄悄地伸出她小巧的舌尖在他的乳晕附近周旋着,她满足的看着他陶醉其中的模样,也在看着她眼中的这个男人是否也喜欢她这样的举动。  她并不太想做爱,但是喜欢挑逗着他的感官。  男人的感官被她拨撩起来,於是她感觉到他的下腹开始炙热,她放下她那半长不短的头发,轻巧地拨到一旁,而他的双手则是握紧搓揉着她丰满的乳房,看着她的脸颊两侧泛出微微的红,而嘴里头喃喃地呓语着。  他喜欢看到她陶醉的模样,那是一种满足优越的感觉。  她缓缓地往下滑着,小巧而灵活的舌也从他的乳晕开始往下滑走着,他发觉到身上有着一躯温软的身体贴紧着他,而她的舌就像是个点火器似的,每滑过他的一部份时,他内心里头的燥热也更为高涨。  这种感觉不知过了多久,他发觉有一股温暖的触感包围着他的坚挺。  他睁开眼一看,他看见她露出狐魅般的微笑看着他。而她的口中所含着的则是他的坚挺。她像个淫荡的女人在他的双腿间忽轻忽柔地吸允着,而她灵活的舌头则是在他坚挺的尖端来回的滑动着。  他粗鲁的抓着她丰满的双峰,而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他的手指印子。  闭上双眼的他,听见她兴奋的叫声。  然後他又感觉到她缓慢的滑上他的胸膛,双手按在他的肩头。他能感觉到他的坚挺正感觉到滑溜溜的感觉,不一会儿,他感觉到一股忽紧忽松有着规律般的节拍在摆动着。她的呼叫声愈来愈急促,在他身上的律动也更加的更快着,而他只是看着这个身上的她恣意妄为的享乐表情。  那是一种视觉上的满足,以及慾望间的享乐。  「咬我…咬我…快…快…」她忽然在他的耳际细细地喃语着。  他双手紧抓着她的腰,然後在她的双乳及她的乳头间时快时慢的轻咬着,而她似乎也些累了,在他身上的摆动速度开始变慢。於是男人开始左右罢动着他的身体,然後她又开始呻吟,开始忘情的呢喃着。  「你…好像是个荡妇似的…」他朝她说着。  而她听了之後却只是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夹带着些令人诱惑的邪淫笑声及享乐的表情。  「因为我喜欢跟你做爱啊…」许久,她轻柔地抚着他的脸颊说着。  呼吸声愈来愈急促,而两人的身体摆动也更加的急速着,她的叫声愈来愈高亢,她不时地惊呼及欢愉地叫喊着,她就如他所说的,此时的她就好比是个娼妇,和她所爱的男人一同享受着最原始的亢奋…等到彼此都达到慾望的最高点时,彼此都听见对方的叫喊声。  然後,她慢慢的伏下身子,像是没了骨头似的滑到他的身上。  於是他抱起她,转身往卧室走去。  轻柔地,拥着她入眠。  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我与她的身影。  我和她,一同走进了旅馆的房间里头。小小的斗室之中,只有着一张乾净的双人床铺及茶几和椅子,我站在原地,熟练地看着她拿起錀匙,放到旅馆专用的錀匙处,然後又看着她走向窗户,悄悄地将窗帘拉起。  她转过身面向我,丢给我一个甜甜的微笑。  我却一如往常的习惯,准备要脱掉鞋袜。  而她却走近我,又朝我露出另一种表情。  「怎了?」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我问。  她安静不语,只是悄悄地挨近了我的身子,眼波之中流露着些许的无助。我看着眼前那他再熟悉不过的女子,近於黑色的纺织薄纱上衣紧紧贴她那丰腴的胸部,清楚地勾勒出那属於女人专有的圆滑曲线,而她那棉质直筒长裤则紧紧地包裹着她那微微翘起的臀部,让我的心里泛起了一股不一样的慾望。  她伸出她的双手环住我的腰际,缓缓地张开那红润的双唇。  「嗯…抱我…」她那甜腻又带些慵懒的声音对我说着。  我将她拥入怀中,像呵护小孩般地轻柔安抚她的身子,我听不清她在呢喃些什麽,只是安静地拥着她,缓缓地摸着她的长发,双手环着她的细腰。我闭上双眼,尽情地吸着有着她身上气息的味道。  一种,只专属於我锺爱的女人香。  「先让我洗个澡,好吗?」许久,我拉离她。  「我帮你洗,好不?」怀中的她仰着头看着我问着。  「你?要帮我洗?」我露出暧昧的微笑。  「嗯,替你擦擦背,不好吗?」她也露出暧昧的微笑说着。  我有些迟疑,但不久便恢复原有的表情,并且向怀中的女人额头轻轻一吻,允许了她的要求。我脱下身上的衣物,静悄悄地往浴室里走去。而当我在浴室里准备淋浴时,透过那明净的玻璃窗,我看到她正专注地看着浴室中的我。我努力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殊不知在那玻璃窗外的那双眼眸是如此的强烈。  突然间,在浴室中的我转过身朝床上的她望去。  只见她微笑地面对着我,像是知道了我正在看着她似的,她轻柔地褪下了她身上的衣物,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见了一幅令人不禁亢奋的诱惑之美。她纤细的手指缓缓地将身上的衣扣一个一个地卸除,贴身般的薄纱快速地顺从她身体的曲线滑下,只留下那紧紧包裹着她双峰的胸罩。她又悄悄地站起了身,扣卸掉长裤的钮扣,轻巧的拉下拉链。她用着诱惑般的姿态勾引着在浴室的我的思绪。不一会儿,在她的身上只留下一件与她胸罩同色系的诱人之色。  而在浴室里的我,早己兴奋不己。  不知何时,她走进浴室面对着我。  而她身上最後的遮蔽,早己一扫而空。  奶油般的肌肤,光滑般的曲线,诱人般的身体吸引着我的眼光,她拿起洗面台上的肥皂,轻柔地在她的双手里头搓揉出泡沫,又拿起莲蓬头向我的身体冲洗着。让站在浴缸里的我让她的双手不停地在身上来回反覆的游移着,从我的颈部、肩头、手臂、胸膛、小腹、腰际等等,那若有似无的滑动,不禁让我有些觉得被她挑起慾火般的想法,看着她眼中的爱恋及微绯的双颊,我忍不住地轻抚了她的脸颊,而她停止了动作,不解的看着我。  浴室里的水声依然存在,但是我的唇早己印上她的。  她像是个知足的孩童似的满意的看着我,又拿起肥皂在我的身上涂抹,用她的指腹轻揉地按摩着我身上每一处的疲惫,不时地陪我谈天说地着,丝毫不羞赧地用她那沾满了滑溜泡沫的双手替我一丝不挂的身体涂满泡沫。许久,她拿起莲蓬头,扭开水龙头,拭了拭水温,然後让莲蓬头里的水流尽情地冲洗掉我身上的泡沫。  之後,我离开了浴缸,拿起毛巾擦拭着身体。  而她却挽起她的长发,让莲蓬头里的热水冲洗着她的身体。  她那微微蹙眉般的满足表情,吸引着站在一旁观看的我。  我走出浴室,躺在那单薄的棉被里头,不一会儿,浴室的灯火熄灭,而她也半散着未乾的头发,及用浴室里的毛巾掩盖住她美好的曲线,快步地挨进棉被里头的我。我经拥着她的腰,让自己的小腹贴近她,而她几乎也是迎合上来地贴近我的胸膛,温热的气息及软滑的肌肤一再地刺激着我的感官。  「…」她又呢喃地在我耳边低语着。  「嗯?什麽?」我意识朦胧的问着她。  「我好想…」她用着微乎其微的声音在我耳垂轻咬着。  「想、想什麽?」我出了声,让自己不这麽快被她燃起慾望。  「我想要你,好想…上你。」她用充满着魅惑的语调说着。  散发下的耳语撩起我的饥渴,银铃般的笑声勾引着我的思绪,而纤细的小手在我的腹部不安地游移着。她轻巧地转了个身,趴在我的身上,双手勾环着我的颈,像只小喵似的将一头长发侧向一边,用她的眼眸告诉我她眼底里极度的需求,而我那放在她腰际的双手早己在她的酥胸挑逗着。  她的叹息、她的兴奋、她的娇嗔充斥在我的耳边。  「你知道吗…」突然地,她看着我说着。  「嗯…?」我的手己经往她的小腹移去。  「我很喜欢勾引你…」说罢,她暧昧的微笑着。  「嗯…」我沉迷在她的肉体之中。  「还有…」她垂下双眼,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怎了?」我摸着她滚烫的双颊,温柔地问着。  「我,我比较喜欢你从後面来…」说完,她暧昧的对我笑着。  我轻捏着她富有弹性的丰臀,轻咬着她双峰之间的顶点,她愉快的呻吟着,鼓励着我更放肆的向她攻掠,她悄悄地将她的唇往下挪移着,不时地用她的舌头挑拨着我的每寸肌肤,她温热的鼻息不时的唤起我那沉睡许久的慾望,玩弄着我最深处的感官理智。  突然,一阵温暖包围着我的亢奋。  忍不住的,我开始轻轻呻吟着。  她像是得到一种莫名的快感,像猫一样的眯起了双眼,浪荡狐魅地微笑着,而我的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她那柔软的乳房,另一只手在她的双腿之间轻轻地抖动着。我闭上双眼,将自己的脸贴近那散发出诱惑香气的双峰,尽情贪婪的吸吮着那特有的气息。  我用最後的一点理智告诉自己,该换自己上场了。  「来…换我了。」我轻咬她耳垂,缓缓的说着。  拉起她蜷伏紧贴在自己胸膛上的娇躯,我不禁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的姿态,完全就像慵懒的猫似的半趴在床上,偶尔还转过头来,像个做了坏事的浪女般对我轻笑着。我半跪着身子,双手抓着她纤细的腰枝,不时地挑逗着她下腹的潺潺欲水,而她像是吸不到毒似的毒贩,不停地扭动着她的丰臀,企图引诱着我的亢奋快些插入。  「快…快…我要…我要嘛…」她乞求般的口气向我哀求着。  我暧昧的微笑,抓紧了她的腰,直刺刺地穿入。  她兴奋的弓起身子,吐出满足的叹息。  「这样…好不好?」我像个雄狮般的询问着。  「不好…不好…阿…唔…嗯…我…我…我还要…阿…唔…我…我…再快一些…再快…快…阿…」失去了理智的她,沉醉在肉慾的快感之中。  我随着她的惊呼抽动着,只见她时而高亢大叫,时而低叹惊吐,我抽出一只手往她最敏感的地方摸去时,只见她半张着眼眸,微微张开的双唇,挑逗人心的魅惑微笑,一脸诱惑淫荡的表情,十足地诱惑着他心里的情慾。  而沉浸在肉慾浪潮中的她却是愈来愈加地亢奋着。  「噢…噢…快…快点…快啊…快阿…阿…阿…」我露出胜利般的微笑,将手脱离潺潺的欲水浪潮,专心地将双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腰,加快速度地恣意妄为着,而她的叫喊愈来愈快,愈来愈高涨。  直到她的高声惊呼,以及我的满足叹息。  我仰躺在床沿一角,而她像个再度要糖的小孩似的吸吮着我己经疲软的亢奋,那温柔的舌尖轻轻地舔着。不一会儿,她带着甜甜的微笑迎向我,满意的抚摸着我的脸庞,娇羞地对我微着。  「你,真的很棒…」许久,她说。  我轻揉地拨开那散在她额前的发,嘴角泛起一丝莫名的满足。  「那是因为你太具诱惑了…」我将手枕在脑後,微笑的说着。  她轻咬着下唇,露出白晢的贝齿及幸福的微笑。  「还有…」我故意顿了顿语气。  「还有…?」她有些紧张的问着。  「还有,我喜欢被你勾引…」  她故意嘟起了嘴,对我投以她的粉嫩双拳。  我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安静地闭上双眼,和她一同享受着高潮後的微微余温。  在,这诱惑的夜色之中。  『可不可以给我你的电话?』  网路上的WWW聊天室里,对方突然打出这麽一句。  我沉默了几秒,随即在键盘上快速的按着键盘。  突然发觉,我的手正在颤抖着。  深夜里的我,面对着冰冷的电脑,竟有股热烈的感觉。  『给我你的E-mail,我写给你好了。』我打着。  我开启了E-mail信箱,写下我房里的专属电话号码,又写下约定的时间,然後按下『传送』指令。又回到刚才的对话里头,我安静的看着只有两个人的聊天室。  『好了,去看看吧,我等你的电话。』  在关上了电脑的那一刻,我开始怀疑我刚才的言行举动,呵,这算是一个认识朋友的新方法吗?写写E-mail?留彼此的电话,到最後,出来见面?吃饭?聊天?上床?  还等不及我想到结果,手边的电话骤然响起。  「喂…我拉低了音量说着。」我说。  「你的声音…真好听。」电话那头的他,说着。  「是吗?」我忽然轻笑着。  「不是吗?」男人有些轻浮的说着。  「你的声音也很好听,很有,嗯,魅力。」  我顿了顿口气,想了一下形容这个我不太能够拒绝的声音。  「谢谢你,不过,我倒喜欢听你的声音。」他说。  「喔?还好,我不是做广播的。」我低沈的笑着。  子时午夜的电话线,牵引着两个孤独的灵魂在熟悉着,但是孤独的灵魂忘了,在子时的午夜时分,也正是慾望升起的贪婪念头。我知道,他也知道。  「你的声音,真的令人好舒服哪…」男人试探的问着。  「喔?有多麽好听呢?」我拿起电话,往床上移动。  「像波斯猫那样的高贵慵懒的感觉。」他幻想的说着。  「呵…」我再度轻笑着。  「那,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如何?」男子的口气挑逗着。  「呵呵…什麽游戏?」我闭上眼睛,吐出一口气。  「嗯…听过声交吗?」男人轻吐着。  「声交?」我疑惑的问着。  「嗯…用声音来做爱呀…听过吗?」男人再度试探性的问着。  「听过,呵。你,想?」我的口气里充满了挑逗的气味。  「能和这麽好听的声音做爱,那是一种荣幸。」男人说。  「那,你,要我怎麽做?」  我熄了床头灯,拉开轻柔的床被,闭上眼睛问着。  「我现在和你一样是躺在床上的,那麽,闭上双眼,熄灭掉你房里的任何光源,然後你伸出你的双手,慢慢地、慢慢地、脱掉你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你的内衣裤。」男人用着很感性的口吻对着我说着。  我照着他所说的,边躺着边开始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褪下,脱掉了有些刺刺的羊毛上衣,还有那有些硬质的百慕达长裤。我一件一件地脱着,直到我照着他所说的,只留下我身上的衣裤。  「亲爱的,你准备好了吗?」男人安静地等待着我的回答。  「好了,接下来,我该怎麽做呢?」我茫茫然的问着。  「亲爱的,再来,你就什麽都不用想,照着我的话去做吧,我一定会让你忘不掉今晚愉快的经验的。」男人有些使坏的说着。  而我,只是含糊的应答着,因为在他还没说那些话之前,我那冰冷的双手早己开始触摸着我的双臂,一阵微颤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来回不停的抚摸着,而那股兴奋感也慢慢的升高,让我有些开始昏眩着。  「欧…原来你己经开始了…」男人听到我的呻吟时晃然大悟的说着。  「来,把你的手抓住你的胸,先轻轻地揉,是不是很软?嗯,来,开始用一些力量去抓,对,就是这样,亲爱的,你做的很好,听着你的浪叫,我也跟着你开始有些兴奋了…」男人在电话那头说着。  「嗯…好舒服…嗯…嗯…」  我开始觉得身体的温度慢慢升高,体内似乎有股火从小腹底下开始往上冲击着,我冰冷的指尖夹着己经硬起的乳头,颤抖的快感使得我不由的开始呻吟。  「亲爱的,原来你己经开始了,先别那麽急,慢慢来,今夜还很长呢,你可别这麽快就兴奋,我都还没开始教你如何达到高潮呢,嘿嘿…」男人有些贼性的说着。  我有些放肆的笑着,语气里头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嘿嘿…我看你也是有过吧,不如你说给我听吧…」男人听着我淫慾般的笑声,吞了吞口水急促的说着。  「我在想像,你那厚重的双手抓着我的乳房,然後又用你冰冷的指头在我的乳头周围轻佻地划着,嗯,你正在挑逗着我呢,呵呵…真好的感觉…」我恣意地说着。  「呵呵…亲爱的…那,再来呢?」男人接着又问。  「嗯…然後你又往下移…嗯…你的手还是好冷哪,不过这却令我好兴奋,唔…喔…真好的感觉哪…」我再度地轻轻吐了一口气,满足的说着。  「亲爱的,然後呢,你想要我怎麽做才能让你更兴奋呢?」男人暧昧的问着我。  「呵…唔…你的手往我的小腹下方移动着,嗯…咬着耳朵的感觉真好…呵呵。嗯,你在玩弄着我哩,哎呀…都湿了。」我学着男人刚才暧昧的口气说着。  「呵呵…亲爱的,你真的很会勾引男人呢,声音这麽迷人,叫的又这麽让我慾火焚身,说的又让我的心里头痒的要命,唉,只可惜你不在我身边哪,不然,我一定好好地疼你,让你爽的舒舒服服的哪…」男人有些可惜的说着。  「呵…是你要我说的,我不好好地说、好好地形容、好好地让你慾火高涨的话,那你怎麽能更爽呢…呵呵…」说罢,我又笑了几声摄魂般的淫笑声。  「亲爱的,那再来我就不客气啦,嗯…你的小穴真好,来,腰抬高点,让我好好摸摸、好好地安慰一下…呵呵…」男人也开始放肆的说着。  「呵…来吧,快…快点呀…」我像个魔女似的说着。  「呵…亲爱的…呵…好好好…就来了…来…叫几声给我听听…唔…唔…喔…嗯…再叫…再叫大声点…」男人像是着了魔般的低吼着。  而我照着他的话兴奋的淫邪的叫喊着,而棉被里头的身体早己赤裸的发烫冒汗着,我的叫声愈来愈高吭,愈来愈急促。  在茫然中,我和男人一同达到慾望的最高点。  我睁开双眼,看着漆黑房间里的天花板娇喘着。  「亲爱的…跟你声交真是一种满足哪…」许久,电话筒那端传来男人满足後的声音。  「呵…我也是…」我微弱的回答着。  「那,亲爱的,你也该睡了,早点休息吧,晚安。」男人恢复了原有一惯的温柔说着。  「呵…好的。」我懒懒的回答着。  「亲爱的,明天,我再打电话给你。」男人兴奋的说着。  「好的,明天,同一时间,我等你电话。」我说。  在互道晚安、挂上电话之後,我开始提醒我自己:明天,该到电信局去换个新的号码了。  「抱我。」我轻柔的说着。  只见他对我露出他那具有魅力的微笑,不时的从他的眼里流露出他心里真实的讯息。然後他眯起他的双眸,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屏住气息的看着在他眼底中的我。  他一直默默微笑着。  安静的旅馆房间里头,只有布料摩擦拉扯间的声音。  「先去冲个澡,好吗?」突然间,他说。  「你先,好吗?」我朝他笑了笑,接着他的话说着。  他起身,背对着我,慢慢地褪下了他衬衫上的钮扣,一颗、二颗、三颗。彷佛是在表演一场秀似的,而我却是这场秀唯一的观众。之後缓缓地拉下西装长裤的拉炼,若无其事的将长裤脱下,然後走进浴室里,打开水龙头、冲水。  这一切,都让坐在床上的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有些瑟了瑟身子,看着化妆镜中的自己。放下了绑束在头发上的发夹,稍微用力地甩了甩头发。我面对着镜子,脱下了黑色的外套及我最爱的黑色短筒马靴。走近镜子前拿起桌上的面纸,悄悄地拭去了唇上的口红,最後才撩起我的长裙,轻轻地脱下那肤色的丝袜。然後走回床边安静地坐着。  「该你罗。」他的声音唤起发愣中的我。  我朝他点点头,看着他往床的另一方走去。  而我起了身,赤着脚走进浴室里。  「可是,我刚刚才洗过头发…」我吞吞吐吐的说着。  「没关系,冲一下水也好。」躺在床上的他说着。  我朝他露出迷人的笑容,走进浴室里,我脱下紧包着自己身躯的线衫,以及那贴紧着腰的长裙。褪下了胸前的束缚及腹间的约束。打开莲蓬头,我挽起略微蓬松的长发,安静地用着水冲刷着我。然後拿起和他一样颜色的毛巾擦拭着我未乾的身体。  最後,我拿起一条毛巾,紧紧地将自己包裹起来。  在走出浴室门前时,我做了几下深呼吸。  走进床边,我拉起床上的被子,急急地躲进里头。  「床头灯的开关在哪儿呢?」他问。  「等等…我找找看。」我侧身寻找着床头灯的开关。  在我调暗了床头灯的亮度时,我能感觉得到在我背後的他急促的呼吸。我悄悄地在棉被里头拉下了那条毛巾,偷偷地放到一旁。而他也悄悄地俟近我,轻柔地伸出双手,一手搂住我的腰,而一手则穿过我的脖子,温柔地拥住。  而我,则是伸出双手环住眼前这个男人的脖子。  我微笑着,而他也微笑着。亲吻、爱抚、轻咬、吐气、轻笑、还有不时的欢愉声点缀着这整个房间里头,我半闭着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像寻宝似的在探索着,让我时而叹息、时而沉醉着。  「这样,舒不舒服?」他唤着我的名问着我。  随即,又印上唇印。  我只是没意识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笑了,像是个了解我善变心情般兴奋的笑着。  而我也笑了,像是晓得自己的反应而笑着。  冰冷的手指触碰着身上每一处的肌肤,像是点腊烛般,把身体里每一处敏感的部份点燃,我弓起身子迎向压在身上的男人,嘴里不时的低吟着愉快的生理反应。  而男人,早己兴奋。  酥痒的感觉由耳垂渐渐下滑着,慢慢地由锁骨往两端移去,他搓揉着柔软的乳房,不时地轻柔咬着,像是抓住猎物之後,慢慢地玩弄折磨着。冰冷的手指滑过小腹、腰际、大腿等等,唯独就是遗漏了一点。  我着急着。  突然他离开了压在身上的我,躺在原来的另一个床位上。  「该你了。」他似笑非笑的说着。  我羞红着双颊看着他,慢慢地靠近温暖的身子,用舌尖缓缓地亲吻、爱抚、轻咬、用鼻尖不时地往小腹呼出热气,轻轻地伸出手,抚摸、轻舔、最後含住。  立场换了,我慢慢地玩弄着眼前所猎获的猎物。  肌肤间的触感,让我迷恋不己。  他拉起我,磨蹭着我的脸庞。而我却是醉恋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忘情的让他勾起我内心深处的狂野慾望。  「快…」我像是个急着要糖吃的小孩。  簌的,他坐了起来,拉起夹在他腰围的双腿。  「想要?」他像个毒贩似的口吻问着。  「要…我要…」而我像个毒瘾者疯狂的乞求着。  「想要时,就说。」他像个胜利着般的说着。  「我…我现在就要…」我像个弱者般的求着。  他又笑了,但却并没照我的乞求去做,灵活的双手不时的接触着敏感的每一处,不时的刺激着那一波波袭卷而来的慾火浪潮。我再度的弓起腰迎向他。  他抱起我,紧紧地搂住。  我能感觉得到脖子有股卸不掉的吸力。  「咬我…」  於是我开始乞求。  旅馆的房间里,除了布料的磨擦声之外,还包括了两个人肌肤与肌肤的接触,彼此肉体的刺激、还添加了慾望的渴求。我忘情的叫喊着,身体不自觉的抽动着,而他也闭上双眼,满足地发泄他的慾望。  我,完全的被他所征服。【完】